從舊約撒迦利亞書看新約的教會

撒迦利亞同耶利米和以西結一樣,是在年輕的時候就蒙召作先知。如果說耶利米側重預表三一神中的父,而以西結側重預表子,那麽撒迦利亞就預表聖靈。三人開始服事的時間次序也證明這一點。

撒迦利亞基本可以分成兩大段,1-8章講當時建殿時的信息,可能在他還是“少年人”(2:4)的時候寫成的;9-14章是講建殿完成後的信息,一般研究聖經的人認爲是這個“少年人”先知在40年之後更加成熟之後寫成的。

從這本先知書在主耶稣第一次來時的應驗上看,毫無疑問是“靈意”的應驗,而不是“字意”的應驗,因爲主耶稣第一次來就是建立新約的教會(將猶太余民和外邦人整合在一起的基督的身體),並拆毀物質的聖殿,與衆先知所預言的聖殿“拆毀”然後“重建”的次序剛好相反。比如,在此書的12章有如下的一段話:

6 那日,我必使猶大的族長,如火盆在木柴中,又如火把在禾捆裏。他們必左右燒 滅四圍列國的民。耶路撒冷人必仍住本處,就是耶路撒冷。 7 耶和華必先拯救猶 大的帳棚,免得大衛家的榮耀,和耶路撒冷居民的榮耀,勝過猶大。 8 那日,耶 和華必保護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中間軟弱的,必如大衛。大衛的家,必如神,如 行在他們前面之耶和華的使者。 9 那日,我必定意滅絕來攻擊耶路撒冷各國的民。

與以西結書一樣,遺憾的是,傳統的解經都將此段經文解成主耶稣第二次之時的情形,而不知道其實與以西結書一樣,絕大多數預言在主耶稣第一次來的時候按照聖靈的意思全部應驗。這段講的就是新約教會“必得著能力,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爲主作見證,將神的仇敵變成教會的肢體(參徒1:8)。這樣看,上段經文兩次出現的“火”,很明顯是指使徒行傳第二章描述聖靈降下時“響聲…… 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和“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的“聖靈的火”。

接下來的經文,更加明確細致地講到主耶稣第一次來時的情形:

10 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 我,或作他本節同就是他們所紮的。必爲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爲我愁苦,如喪 長子。 11 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的悲哀。 12 境內,一家一家地都必悲哀。大衛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拿單 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 13 利未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 示每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 14 其余的各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 在一處。

這段經文,非常明顯地應驗在主耶稣升天後的五旬節,聖靈澆灌在聚集在馬可家中樓上禱告的120人的身上。聖靈借著彼得後來的講道時更清楚地指出“他們所紮的”到底是誰。這段經文在新約最簡潔的表述就是使徒行傳2章44-46節:

“信的人都在一處…… 照個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 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 殿裏,且在家中掰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

當耶路撒冷教會壯大起來後,聖靈借著逼迫使他們分散,這樣保證後來的新聚會還是從家裏開始,從彼此切實地相愛開始新約的教會。

有趣的是,舊約預言新約教會聚集時用的一個關鍵詞是“悲哀”,但在新約應驗時,用的關鍵詞卻是“歡喜”。看來,“悲哀”實在是與“歡喜”是一對栾生姊妹呢。朋友,你爲自己“悲哀以致流淚”過嗎?如果是,那這樣的“悲哀”要變成“歡喜”!這恐怕是聖經中的“流淚撒種,歡喜收割”在同一個人身上最好的應驗。

新約教會長達近兩千年的曆史也證明,什麽時候有“彼此切實地相愛”什麽時候就有真實的複興;什麽時候教會只有儀式和說教而沒有這個內涵,什麽時候就要衰落。

隨便說一下,“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是什麽意思。天主教和弟兄會都曾經按字意領會這句話,結果照成很多曆史的悲劇。用一個簡單的話說,就是“男的和女的各自守住上天所安排的次序和位置”。在今天“同性戀”和“變性人”大泛濫的時候,我們正確領會經文的“靈意”而不是在字面上亂解,是何等重要!

求主憐憫我們,叫我們爲自己的“悲哀”變成“歡喜”,而且是深沈的“歡喜”,以致可以更深地“往下紮根,向上結果”(王下19:30 賽3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