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上的寶座走向地上的十字架

經文:約翰福音3:31;12:12-15(參撒迦利亞書9:9和啓示錄7:9-12)

引言:Palm Sunday是紀念主耶稣精確地按照舊約聖經的預言(但以理書9:25),從出令重建耶路撒冷起的第69(7 + 62)個7年,也就是第483年(69 x 7),即第173880天(483 x 360;注:聖經裏是每年360天),照著撒迦利亞書9:9的預言,騎著驢駒,凱旋入京,預先宣告他一周後在十字架上的得勝(勝過罪和撒旦),“止住罪過,除淨罪惡,贖盡罪孽,引進永義”(但以理書9:24)。

施洗約翰的見證(約翰福音3:31)

使徒約翰不同于其它三本符類福音書作者的角度是,它直接點出主耶稣的身位(他是誰),說出他的源頭:“從天上來的!” 而且“是在萬有之上”(重複兩次)。十字架救贖的關鍵點不僅僅是有人代替你受懲罰—舊約是牛羊,而是“誰”代替你—新約是由道成爲肉身的拿撒勒人耶稣!

人定規在某種遊戲中大王和小王都可代替其它所有的牌,但神在救贖全人類這件關乎永世的宇宙長治久安的定規是什麽呢?就是神的愛子必須代替全人類被殺,三天後複活。誰承認這個代贖是絕對必要的,誰就可以在複活上有分,在永世裏與神同在,並在主耶稣的帶領下一同管理將來的宇宙,就是新天新地!誰不承認神的這個定規,誰就絕不能在天上有分!這就是福音的真谛,也是我們今天雖然會犯罪,但仍可得神的赦免,不受邪靈控告的唯一依據。

主耶稣爲什麽是騎驢駒進京?(約翰福音12:14)

爲什麽不是高頭大馬呢?爲什麽不是像啓示錄19:11所預言的“白馬”呢?馬代表爭戰,但主耶稣第一次來不是要審判人,乃是要替人受審判。不錯,第二次來是要施行審判,但第一次來絕不是,而是要代替人被交在神對全人類的罪(單數的和複數的罪)的烈怒中,受父神親自的擊打。所以,主耶稣的十字架絕非悲劇,乃是神在創世已前的精心計劃(參太25:34;彼前1:20),乃是大得勝!所以驢,而且是無人騎過的驢駒才能最好地陪襯主的降卑。當時的驢駒是背著本性(不是它跟著驢媽媽,而是反過來讓驢媽媽跟著自己),好讓自己襯托主耶稣第一次,也是僅一次的卑微。

驢駒還有一層意思:按照舊約,驢子屬非潔淨的動物,因此規定 “凡頭生的驢,你要用羊羔代贖,若不代贖,就要打折它的頸項。凡你兒子中頭生的都要贖出來。”(出埃及記13:13)我們從而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用沒有打折頸項的驢駒托起代贖的羔羊主耶稣是何等清晰地印證舊約的定規!另外,頭生的驢駒和頭生的人之代贖並列在一起,很清除地說到常常發“驢脾氣”的我們同驢子是何等的相似!

當時的人們爲什麽用棕樹枝迎接基督?

舊約規定,在收完地的出産後“第一日要拿美好樹上的果子和棕樹上的枝子,與茂密樹的枝條並河旁的柳枝,在耶和華你們的神面前歡樂七日。”(利未23:40)除了果子外,這三樣枝條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正直。主耶稣才是絕對的正直,因此需要我們這樣迎接他,將來萬國中得救的人也要這樣迎見他(啓示錄7:9-12)。

約翰福音12:12透露一個細節,那就是在主耶稣用騎驢駒的方式公開宣告他是彌賽亞之前,就先有一批人聽到他進了城就拿著棕樹枝出來迎接他,說明這些人先有預備(棕樹高大,臨時折取靠近頂部的綠枝不可能)。那些沒有預備的人,只能在看見公開的宣告後才用衣服和臨時從田間砍來的樹枝鋪路迎接主(參馬太21:8和馬可11:8)。而且我們相信,這些事先對主有所認識的人在後來喊“釘他十字架!”要比那些看見外面的宣告才歡迎主的人要少。

默想:你願意永遠讓主耶稣代替你嗎?你願意盡早預備迎接快要再來的主嗎?願我們都作那聰明的童女,,拿燈(聖經)又預備油(聖靈),等候主耶稣的再來。他第一次來是降卑的來,第二次是榮耀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