窯匠手中的泥和馬利亞手中的玉瓶

經文:耶利米書18:1-6,馬可福音14:3-9

引言:詩歌“哦,我魂,可無恐”(It is well with my soul)的作者Horatio Spafford本是芝加哥的一名律師,傾力投資當時芝加哥市中心的房地産,但1871年10月的一場燒了兩晝夜的大火將其所有資産化爲灰燼。兩年後(1873年11月)他的妻子和四個女兒乘船去英國,其客輪在中途被另一艘貨船攔腰撞毀,只有妻子奇妙生還。丈夫在乘另一艘船經過出事地點同妻子會和途中的巨大傷痛中寫了這首不知道激勵多少人的詩歌。後來在又生三個孩子(但唯一的兒子四歲夭折)後全家定居耶路撒冷,用基督的愛一生服侍那裏各色人種的貧苦百姓。

窯匠手中的泥

從耶利米書18:1-6 我們清楚地看見,神的心意是叫神的子民在神的手中作祂合用的器皿,一方面承載神的榮耀,一方面又被神使用。但有趣的是,耶利米書強調的是“泥”而不是“器皿”,說到合乎神心意的子民的靈活可塑性,而不是那根植于罪性的頑梗不可更改的敗壞性情。

揀選以色列民是神拯救全人類計劃的第一步。雖然神是從一對敬虔的亞伯拉罕夫婦生出這個民族(注意不是先有這個民族而後揀選這個民族),但因爲人從更早的亞當、夏娃這個根上就敗壞了,決定著這群選民也不能滿足神的心意(18:12就說到這個結局),而是偏行己路,以己意來抵擋神的旨意。那怎麽辦呢?

馬利亞手中的玉瓶

神借著無數受苦的先知器皿預言神奧秘的計劃,最後神就差遣自己的愛子,成爲這個合用的器皿,道成了肉身。與亞當敗壞的族類完全相反,拿撒勒人耶稣凡事不照著己意,而是絕對服從天父的旨意,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爲人人嘗了死味(指被父神親自擊打),成全了替人贖罪之大工(參主耶稣客西馬尼園的禱告)。讓我們這些不能“成器”的人因神大愛的感動和激勵來主動接受神的再造和更新。馬利亞主動膏主就是這個十架救贖大工之功效在馬利亞身上的預演,預先證明主所說的“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的話(約12:32)

背景知識告訴我們,當時用香膏膏抹尊貴的人有兩種情況:膏活人(如未婚妻在結婚日膏丈夫)或膏死人(如安葬時膏抹,然後打碎盛膏的器皿,將碎片一同葬埋)。我們從馬可福音14:3-9馬利亞膏主的記載可看到這些基本點:

  1. 馬利亞是在幾天前不信主耶稣能使已死四天的兄弟拉撒路複活這個失敗中起來膏主的(我們自己的經曆不也是在“或冷”後才真正“或熱”麽?但這總比“不冷不熱”還好)。只有一次次經曆自己的失敗才一次次看見自己需要主代死的必要。
  2. 對神巨大的愛的回應總是回應了還覺得不夠(體會馬利亞手中的玉瓶和真哪哒香膏的價值)。
  3. “打破”玉瓶,體現了馬利亞動作的緊迫感和與主同死的願望。
  4. 雖然她過去聽過主關乎祂十字架的信息,但她在拉撒路能死而複活的事上跌倒後才終于聽懂了並堅信主耶稣要爲人類舍命的中心信息,認出祂不但是她靈魂的丈夫,更是真“彌賽亞”(受膏者)。
  5. 只有肯像馬利亞那樣“破碎”自己的人才能將福音傳到位、傳准確,並且以“傳出另一個馬利亞來”爲傳福音的最高目標。

反思和回應:我們手中的玉瓶是什麽呢?你願意打破嗎?沒有自己的失敗和主的大愛一次次的挽回,誰也做不到。快快起來愛主,不是等到將來,就是現在,在你的心裏向祂示愛,因祂已經先愛了你!

注:注意中文繁體字窯匠的“窯”字同簡體的“窑”字是何等的不同。